重庆资讯_江津资讯

终于来了!中国歼-20低调部署高原,网友:为什

更新时间:2020-08-24 14:32点击:

近日,网上流传一则“中国2架歼-20部署高原”消息引发了广泛的关注。消息说,这两架歼-20型战斗机具体的部署地,距离中国西部敏感战略区域很近,已经属于前线机场范畴,而在这么一个错综复杂的节骨眼儿上,中国空军把歼-20这种最新锐战机派去,无疑引起了广大军迷的诸多联想。

这几天,大伊万在公众号后台也收到了不少留言,有些读者想让大伊万来谈谈,这支“新质作战力量”的出现,能够给西部边境主要战略方向上的敌我力量对比造成何种影响,关于这个问题,一方面吧由于某种原因,咱们不能说太细。另一方面,你懂的,这个第四代战斗机嘛,相比各种第三代战斗机或者三代半战斗机,那当然是有代差的嘛。而代差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歼-20这种四代机,对三代半乃至更低层次的战机形成碾压优势。所以说,有些事儿咱就不说了,大家自己体会吧。

除此之外,还有些读者对中国空军前出部署的歼-20数量产生了质疑,大伊万看了半天,发现咱们的军迷们质疑的点主要集中在“去的太少”层面上,认为“一共才过去了两架歼-20”,觉得这个数目明显是不太够用。其中有些读者老爷还拿出了网上流传的内容,跟大伊万说“歼-20到今年年底就要列装大几十架了”、“东部战区和北部战区两个航空兵旅都要形成战斗力了”。既然列装数量这么多,形成战斗力的部队这么多,现在你这才往某战略方向上派出去两架,明显有点诚意不够嘛。

其实,要大伊万来说,咱实在不知道军事论坛或者微博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歼-20已经列装了大几十架”、“今年两个旅实现IOC(初始作战能力)”的大新闻到底都是谁搞出来的,也实在不知道现在的这一个个小将啊怎么都这么极度乐观自信。毕竟在大伊万看来,从歼-20型战斗机的批产进度、装备速度、形成战斗力的周期、整体战斗力来看,远远没有到乐观的时候,中国空军在装备和运用歼-20型战斗机的时候,还有相当多的局限。别的不说,咱就说目前歼-20的批产和列装现状,用一句话就能形容了:产能受限、列装缓慢。

说“产能规模较为受限”,很多读者可能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毕竟根据航空工业官方的信息推测,歼-20在批产中已经全面用上了诸如步进化制造、脉动式生产线、智能制造技术等多项先进的批产方案,其整体技术水平与美国洛马公司于沃斯堡的F-35战斗机生产线处于同一水平。按照成都公司的官方说法,每条脉动生产线的生产速度据说可以达到“六七天造一架飞机”的水平,如果有四条生产线同时开工,理论上咱们制造歼-20的速度和美国制造F-35A的速度差不多。

F-35生产线

但是大家都知道,“理论”是一码事,“实际”又是一码事,理论上的设计产能有这么多,实际上可未必能造这么快啊。究其原因,主要有两点:

一是歼-20作为中国航空工业曾经制造过的技术水平最高、性能最为先进的战术飞机,其生产技术与制造工艺、生产线上熟练工人的技术水平、分系统与相关配套设备厂家的产能与配合,这要求都是最高的。就以歼-20型战斗机的机身蒙皮来讲,按照先前成飞厂曾经公开过的部分侧面信息,歼-20的机身蒙皮制造工艺其实是和F-35A战斗机是一个级别的,基本上达到了“黑科技”的水平。既然是“黑科技”,那么在相对不成熟阶段自然就没有办法造的太快,而脉动生产线的基本要求就是各装配步骤紧密衔接、一步不落,否则,一个步骤的落后就会带来整个步骤的落后,批产速度就这样被拖慢了;

二是歼-20的诸多分系统其实一直到去年,都有不少系统尚未最后定型,比如众所周知的航发配套问题,使用俄制AL-31FN-M1型发动机的歼-20目前来看只能作为“过渡型”,生产批次和数量都极其有限,首个完备的技术状态其实是在等国产FWS-10B“太行”发动机的深度改进型,在“太行”某改进型迟迟未能批产的情况下,歼-20的批产速度也注定快不起来。至于其它一些因素,比如因为技术封锁而导致的部分设备量产速度减缓、交付进度延后,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大大限制了歼-20的产能持续扩张与批产速度提高。

而说“列装速度较缓慢”,主要是歼-20型战斗机不仅对于中国的航空工业堪称“全新的挑战”,对中国空军航空兵来讲同样如此——毕竟飞机能够“造”出来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接下来还要把这些飞机交付部队,部队的地面保障力量要能“保得了”、空军航空兵飞行员要能“玩得转”、指挥所一级的指挥力量要能高效地组织起有歼-20型战斗机参加的空中战役,才算是走完了“形成战斗力”剩下的999步。

而根据公开报道中透露出来的信息推测,目前的中国空军航空兵不管是在机务保障力量培训、飞行员培训,亦或是歼-20部队的战役战术训练上,距“剩下的999步”差的的确有点远,能够独立保障歼-20的机务梯队、能够操作歼-20上天作战的飞行员梯队、能够组织歼-20实施空中战役的指挥团队、甚至歼-20型战斗机在不同环境不同态势下遂行作战本身,都有大量可供提高的余地。

因此,根据航空工业成都厂公开的信息,再加上网络上各种侧面的消息汇总,大伊万认为,对于当下歼-20型战斗机的实际产能、总列装数量、形成战斗力的周期、实际战斗力,都不能过于高估。先以歼-20的实际产能来讲吧,虽然歼-20在可预见的将来,也许能够接近F-35系列战斗机当前的年生产能力,达到每年大两位数甚至三位数,但在当前,虽然歼-20在珠海航展上亮相已经四年了、首批试装作战部队差不多也都四年了,但该型飞机的年产能依然没有多少,距离美国人一言不合就“年产100架F-35”、“设计年产能可达400架”的豪横,咱们比美国洛克希德马丁还差得远。

在歼-20的年实际产能没有多少的情况下,自然而然也就不会有多少飞机列装到作战部队了,实际上,从歼-20于2016年开始交付部队、一直到2019年的国庆七十周年大阅兵、出动的歼-20都是那个别两支训练单位的飞机就能看出端倪来。起码到目前,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军事报道并未对某个战区列装歼-20的旅实施集中、全面、详细的报道,这意味着列装歼-20的部队还处于接装和战斗力生成阶段,整体列装数量就那一点,至于各位读者传言的“列装大几十架”,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大伊万是不咋信的。

故而,在歼-20型战斗机整体产能有限、列装数量有限、形成战斗力也相对有限的情况下,其在中国空军中当前所处的战术地位必然是作为战役预备队使用,视情况才能将有限的、少量的飞机调往重要战略方向。而您想对歼-20实施整建制、大规模调动,对不起,起码在目前这个情况下是做不到的。能做到大队乃至双大队一级的调动、将有限的力量集中在诸如东部和南部这种时刻面临强敌威胁的战略方向,对于歼-20型战斗机来讲已经是超常发挥了。至于其它战略方向,嗯,估计就跟这次调动歼-20型战斗机一样,能调动个两架,四架过去这已经算是很看得起战略对手了。

那么,在歼-20型战斗机产能有限、数量有限、只能机动部署的前提下,中国空军对歼-20型战斗机的兵力运用将呈现出怎样的特征,作为战役预备队的歼-20战斗机当前又将承担怎样的战术任务?以及大家最关心的两架歼-20能否最很好的发挥四代机优势?这些问题,我们可以留待下篇继续分析。

官方微信公众号